_辞瑾_南与欢

一步一坑,pia叽 掉坑里了

【曦瑶】星与月

#ooc慎 

#ooc慎 

#ooc慎 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

#新手驾驶,请系好安全带(不保证会不会翻车)

#文笔被我吃了(不好吃) 

#语文老师我对不起你 

#希望大家能多提些意见,不足之处请一定要告诉我 






金光瑶从书店里走出来的时候,街上正飘着雨。

他没带伞,手里就一杯青橘柠檬。尝了一口,有点酸,还有点苦。他倒是很喜欢这种味道。

一起出来的同伴之前便几个人商量着跑去看电影了。他对电影没什么兴趣,便独自一人在街上晃悠,后来去了书店蹭空调。

看着地面上的水痕,想了想,还是一脚迈了出去。他答应金子轩今晚去他家里吃饭。

目前是北京时间下午三点整,不算早也不算迟,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陪着金凌玩会儿。

其实他和金子轩的关系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那么差,兄弟两个空闲时还能时不时聚在一起吃个饭。虽然他跟家里的其他人关系不好,但和金子轩的确是个例外。

金子轩和江厌离两人结婚后便搬出来住了。

他到金子轩家的时候雨已经停了,太阳隐隐约约地露出来一点。

给他开门的是江厌离,就只说了一句让他一切随意后就急匆匆的回了厨房。厨房里还炖着汤,离不开人,要时时看着。

金光瑶在客厅没见着金子轩,便料到他在楼上陪着金凌。

金光瑶上到楼上时,看到的就是金子轩拿着玩具在逗金凌,金凌站在铺着海绵垫的地上踉踉跄跄地向前冲。

金凌如今才学会走路没多久,还走不稳,走起来一摇一摇的,和只企鹅似得。

“哟,小少爷来了。”

看到金光瑶,金子轩伸手接住扑过来的金凌,将儿子抱在怀里。

“是啊,小的总要来关心一下大少爷的,不是吗?”金光瑶皮笑肉不笑的。

不过是兄弟俩之间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罢了。

“呵,这次叫你过来吃饭,答应的这么干脆。说吧,你和他,你们又怎么了?”抱着金凌走到阳台上,准备父子二人一起进行光合作用。

“别在我面前提他,我们之前吵架,还在冷战中。”

金子轩闻言挑了挑眉。

哟?这倒是个稀奇事,这两个人之前一直都是如胶似漆的,突然之间居然吵架冷战了。

“你们俩吵架总有个理由吧,怎么就吵起来了?”

“我忘了”金光瑶摊手,表示他不记得了。

金光瑶没有要隐瞒金子轩的意思,他是真的不记得两人吵架的缘由了。

不过要是真研究起来原因,也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。

事情的起因,经过,孰对孰错其实一点都不重要。

这两个人啊,都太骄傲。

他们高中相识,大学相爱,说起来也有七年了,这算是另一种层面的七年之痒吗?


他们恋爱的开始,是十分老套的双向暗恋。都认为对方只把自己当成要好的朋友,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爱恋,默默将心意揉碎裹在日常点点滴滴里。

所有人都知道蓝曦臣爱金光瑶,只有金光瑶不知道。

所有人都知道金光瑶爱蓝曦臣,只有蓝曦臣不知道。

如果说爱情使人盲目,那暗恋应该是使人卑微。

把自己视为尘埃,面对心上之人时,慌乱而又欢喜。

后来还是吃瓜的那群人看不下去了,用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帮他们捅破了这层窗户纸。

金子轩和江厌离结婚前夕,一群人聚在一起办了个party。

魏无羡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,每次都能想出一些鬼点子。

他提议真心话大冒险,众人一边嫌弃着游戏老套,一边又欢快地找来游戏卡牌。

这一轮中招的是蓝曦臣。

“泽芜君,选吧,真心话还是大冒险?”

“大冒险吧。”蓝曦臣笑得有些无奈。

“请向在场任何一位表白。”魏无羡大声地读出卡片上的内容。

蓝曦臣平时为人和善,大家和他关系都还不错,现在一窝蜂地都围在一旁起哄。

“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阿瑶,你愿意吗?”蓝曦臣目光灼灼,金光瑶差点以为他是真的在和他表白。

不会的,二哥只是把我当作弟弟在看待,不会,也不可能成为恋人。

“二哥,你再继续我可就真信了啊。”金光瑶拿起一旁的酒杯狠狠地灌了一大口,“二哥那么深情的告白,一定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够拒绝吧。”

如果可以,他现在只想默默地哭一场,可他不能,所以他要笑,笑得很开心。

蓝曦臣看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有说,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“好了好了,我们继续啊,下一个该谁了啊。”魏无羡及时的接了一句,避免了尴尬。

天色已晚,其他人都已经三三两两地离开。空荡的街道上只有蓝曦臣和金光瑶两个人。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游戏,原本很平常的相处莫名就弥漫出几分尴尬的气息。

“阿瑶,”最终是蓝曦臣打破了这令人压抑的沉默,“大冒险是真的,可告白也是真的。”

金光瑶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蓝曦臣说的每个字分开他都能明白,可组合在一起时,他却不明白了。

二哥,二哥是在和他告白吗?二哥是说他喜欢自己吗?

突如其来的得偿所愿,反倒有至于梦中的虚幻感,令人有些不可置信。

“二哥,你,你刚才说什么?我不明白。”

“阿瑶,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我喜欢你。”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想和你一辈子的那种喜欢。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“二哥,我也喜欢你。”明明是该高兴的,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二哥也喜欢他啊,这是他曾经想也不敢想的。他以为他要带着这个秘密单相思一辈子,可二哥告诉他,他亦欢喜他。

“阿瑶,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。”是祈愿也是承诺。

他们就这样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亲吻着。

不问过去,不论将来,此时此刻仿佛就是他们的一辈子。

晚饭时江厌离或许是看出他和蓝曦臣之间出了一些问题。全程都没有提到一丝与蓝曦臣有关系的话题。

也是,按他和蓝曦臣平时那种形影不离的状态,此时却不见其中一人,十有八九是闹矛盾了。

“小瑶,我做了一些小蛋糕,你回家的时候带几个回去吧。”

“嗯,谢谢嫂子了。”


蓝曦臣到家的时候金光瑶正窝在阳台的吊椅上假寐,见他回来,看了他一眼,“吃饭了吗?嫂子做了几个蛋糕给我,我去给你拿”。

站起来的时候却晃了晃,差点摔下去。

“不用,我吃过了。”

蓝曦臣伸手扶住金光瑶,金光瑶有低血糖,每次起身都会眼前发黑,整个人晕晕乎乎的。直到两人的手紧紧握住的时候,金光瑶才反应过来,我们不是在吵架吗?怎么牵起手来了。金光瑶试图将手从蓝曦臣的手掌中抽出,可蓝曦臣握得很紧,无法挣脱,拉着他向卧室的方向走去。

见无法挣开,金光瑶也随他去了,一步一步跟在蓝曦臣的身后。


【恋人之间,没有做一次爱解决不了的事,如果有,那就两次。】

这一番云雨过后,两人简单的清理了一下。金光瑶背对着窝在蓝曦臣的怀里,昏昏沉沉的打着瞌睡。

时针和分针指向十二,又是新的一天。

蓝曦臣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递给金光瑶。

盒子里,是一对戒指。

“阿瑶,愿意嫁给我吗?”

“有二哥你这样的吗?”金光瑶翻了个身,面对着蓝曦臣,抬手勾住他的脖颈,“没诚意,我愿意。”

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变被额头上的温润触感打断。

算了。任由蓝曦臣将戒指缓慢却又坚定地套入无名指。完成后,蓝曦臣低头在戒指落上一吻。

“夫人,七夕快乐。”





 

评论
热度(57)
  1. 曦瑶曦音乐教育中心_辞瑾_南与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七夕第四份粮

© _辞瑾_南与欢 | Powered by LOFTER